| 详细内容
  • 欧盟对华“双反”追溯期确立 光伏企业将倒一半
  • 关键字:欧盟,对华,追溯 发表:

    3月5日欧盟委员会对外表示,自3月6日起,将对产自中国的光伏产品进行强制进口登记,这意味着欧盟对中国光伏产品双反追溯期确立,即在6月6日当欧盟裁定双反税率以后,也将对这三个月进口欧盟的光伏产品追加税率。

    “欧盟这一次下狠招了,中国光伏企业已经很难逆转不利形势了。”天合光能一位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而就在前几日,欧盟还宣布将对原产于中国的光伏玻璃发起反倾销调查,该案涉及中国企业虽200余家,但其中2012年我国涉案产品(包括统一税号下其他玻璃制品)对欧出口仅2亿美元。在上述天合光能人士看来,这其中传递的一个信号是“欧盟想把所有的中国光伏产品一律拒之门外”。

    对此,光伏产业协会一位人士认为,6月欧盟双反初裁之后,中国光伏产业将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至少一半的光伏企业将倒闭和破产,其中不乏行业巨头。”

    最后的博弈

    中国光伏企业与欧盟之间的博弈已到了最后时刻。

    “前景很黯淡。”一位刚从欧洲回国的一家江苏光伏组件企业高管对记者表示,2012年美国双反时也曾对中国光伏产品进行过追溯制度,当时很多美国进口商因此大幅度减少进口,后来中国企业承诺,一旦追溯将承担所有税费,这才解决了进口商的后顾之忧。所幸这场追溯最终未能实施,中国企业躲过一劫。

    “但欧盟这次来势汹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家国内的光伏企业敢对欧盟的进口商表示主动承担日后的追溯税费。因此虽然6月6日才会初裁,但实际上的影响从这两天就已经开始了。”上述高管表示。

     此前,中国光伏企业和政府部门一直在对欧盟成员国进行游说和公关活动,2月初,我国商务部一位副部级领导还为此专门出访欧洲,但却未取得任何效果,而阿特斯董事长瞿晓铧也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很多光伏企业都开始游说多个欧盟成员国,以便各个击破,但上述活动均收效甚微。

     据记者了解,在欧盟决定对中国光伏产品启动追溯机制的听证会上,态度鲜明的表示支持中国企业的AFASE(欧盟平价太阳能联盟)的63家企业成员均出席了会议,AFASE对欧盟强调,对华双反将对欧盟大多数光伏企业的盈利和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这一影响包括就业、拖延平价上网实现的步伐、市场萎缩等。

    国际经济咨询公司Prognos发表了一份报告,该报告称,基于20%、35%和60%的假设性关税,对此次贸易案在整个欧盟范围内“就业”和“经济增值”等方面将产生的影响进行了评估。评估报告显示,如果欧盟对华征收20%的惩罚性关税,将在实施的第一年造成欧盟115600份工作岗位的流失,第三年将面临175500份岗位的流失。欧盟经济增值损失在当年将达47.4亿欧元,第三年累计损失184亿欧元。

    “不过对于这些支持者和报告,发起诉讼的德国Solar World等公司指责这是中国光伏企业花钱雇佣枪手所为,并非真相,这种阴谋论一度在欧盟成员国中甚嚣尘上。”上述光伏高管说,与欧盟打交道比美国更难,因为欧盟成员国利益纷杂,时常难以形成统一意见。

     此前,有光伏企业把中国对欧盟的多晶硅双反视为一种反制手段,但中国政府与欧盟之间却都未把其当成筹码,据记者了解,中国对欧盟的多晶硅双反调查已经在1月底结束,对其初裁将会在3月底有结果出来。

    无锡尚德一位人士表示,中国对欧盟的筹码在于空客的飞机订单和机床制造等方面。“但真正用它们来博弈也很难,欧盟很讲究谈判技巧,在贸易合作方面,他们以单个国家的形式来和中国政府谈判,但在贸易战方面,则以虚拟的欧盟共同体来跟你纠缠,所以中国政府和企业往往都很被动。”

    艰难的突围

    压力之下,如今众多光伏企业都已开始为自己在欧盟双反之后寻找新出路。

    常州天华新能源公司总裁谢潇拓认为,对于欧盟双反主要有三种应对方式,一是将销售重点转移到国内市场;二是将部分产能转移到东南亚地区以此来规避;三则是开发南美、非洲、印度等新兴市场,缓解库存压力。

    谢向记者表示,按照“十二五”规划,国内光伏市场有着美好前景——2015年安装量将有21吉瓦,2020年将达到50吉瓦,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制造国和安装国。“但问题是,在2011年国内光伏安装取得了爆发式的增长,超过了3吉瓦以后,2012年的增速明显减慢,还不一定能达到2011年的安装量。照这样下去,很难达到21吉瓦这个规划。”

    “补贴拖欠严重影响了企业的积极性,这也导致光伏安装市场的发展速度减慢。”江苏一家光伏电站运营商对记者表示,自从2011年4月以来,绝大部分新安装的电站运营商至今尚未拿到一分钱补贴,“很多都撑不住倒闭了。”

    据记者了解,我国光伏上网电价补贴实施的是双轨制,光伏发电由电网公司和国家财政部双向补贴。光伏企业从电网公司领到等同于火电的电费后,另外再向发改委申请补贴,拿到发改委的批条后方能去财政部领钱。但这个程序时间漫长,很多企业不堪忍受。

    上述安装公司的人士表示,今年两会期间就有相关企业的委员提出,希望将光伏补贴的双轨制改成单轨制,这样光伏电站运营商就可以只从电网公司一个单位领钱了,从而缩短补贴到账时间。

    “目前被拖欠光伏上网补贴至少有近百亿元,这严重影响了国内安装市场的发展,如今双反临近,国内市场再不快速启动,对光伏企业们将是灾难性的后果。”上述安装公司人士称。

    国内最大的光伏系统开发商和独立电力运营商天华阳光控股有限公司,2011年其投资建设了100兆瓦的光伏电站,而到了2012年这个数字达到了300兆瓦,其中国内市场占了一半。

    其董事长苏维利向记者表示,2013年公司计划将在海外建设400~500兆瓦的光伏电站,如果国内投资环境健康的话,天华阳光也将在国内投资相同数量的电站。“我们要看两会结束后国内的光伏电站投资环境是否能得到改善,否则投资会采取谨慎态度,重心仍将在海外市场。”

    “与美国只对中国光伏电池双反不一样的是,欧盟对中国的硅片、电池和组件一律实行双反,因此很多企业都开始考虑将部分产能迁往东南亚等国。”一位浙江光伏企业负责人向记者分析,欧盟的双反税率会在30%左右,而把工厂迁往东南亚,即使成本要比国内贵上10%~15%之间,也还是较为合适的。

     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PEW)清洁能源项目总监Phyllis Cuttino则对记者表示,因为产能过剩严重,中国光伏企业一方面必须进行整合重组,减少企业数量,另一方面应该重点开拓中东、南美、非洲等新兴市场,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只有这样,在暴风雨来临时损失才能减到最小。”